隔天瞳來到學校看到弘証也來到學校了,瞳若無其事的跟朋友說著話,但弘証一直看著瞳,瞳發現了也假裝沒發現,直到瞳的朋友看見弘証一直在看著瞳問瞳說「為什麼羅弘証要一直看著你?」,瞳搖搖頭「我也不知道」,此時弘証就走過來對著瞳說「班長,可以找你單獨聊聊天嗎?」並強調”單獨”兩個字,因為他知道瞳的朋友一定會跟上來

但瞳的朋友聽到他要跟瞳單獨卻生氣了罵「羅弘証你有時麼話一定要兩人單獨談?為什麼我們不可以聽」弘証還沒說話時,瞳阻止了自己的好友說「沒關西,剛好我也有事要跟羅同學說,你們就留在教室吧,不用擔心我」

然後兩人來到頂樓後,弘証就問瞳「有沒有什麼事想問我的?」瞳搖搖頭就說「沒有阿」然後弘証就開始說自己的身分「你現在看到的我其實是偽裝過的,第一次見到我,跟在簽唱會見到我才是真的我」瞳疑惑的問「真正的你?!」弘証解釋的說「其實我的真實身分是SpeXial的團長羅宏正,為了避免來學校會被粉絲認出來,所以才得偽裝」瞳聽到這個消息有點吃驚「那為什麼第一次見到你,感覺你很開心,之後就感覺你對女生有些冷漠了」弘証沒想到瞳會注意那麼多,不想回憶那痛苦的記憶但還是跟瞳解釋「因為…那天我幫我之前的女友買她最愛吃的早餐要過去找她,結果到她家卻發現她跟我的好兄弟晨瑞在一起」
------------------------------宏正的回憶-----------------------------------
這天宏正買了早餐來找蜜兒(宏正的青梅竹馬),看到自己的女友在跟另外一個男生在親吻,宏正憤怒的跑過去揍了那個男生,卻發現那個男生卻是自己的兄弟「晨瑞」蜜兒擔心的蹲在那個男生身邊,並生氣的看著宏正「羅宏正,你在幹嘛」,宏正冷冷的說「我在幹嘛?!我才想問你們在幹嘛?!一個是我的女友一個是我兄弟」躺在地上的晨瑞趕緊爬了起來「哥,你聽我解釋」身旁的蜜兒打斷的說「解釋?!不必跟他解釋,自己以為會紅,進入演藝圈,一個禮拜才來一通電話,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所以羅宏正我要跟你分手」,宏正聽到蜜兒要跟自己分手,憤怒的轉身離開
-------------------------------宏正的回憶結束----------------------------
瞳聽到弘証這樣說發現他的臉色不太好看「對不起,問起你的傷心處」弘証意外的聽到瞳跟自己道歉「不要緊了,事情都過去了」瞳點點頭,好奇的問弘証說「恩,對了羅同學你為什麼可以把自己的秘密洩漏給明明還不熟的我知道呢?」然後弘証也愣住了,心裡想說為什麼自己會跟眼前這女孩說了自己最大的秘密,後來想了想後才說「因為你是班長,沒必要隱瞞」所以覺得跟瞳說沒什麼大不了,但兩人的心裡都有點空虛,而瞳則在心裡想說只因為我是班長而已嗎?那如果我不是班長你還會跟我說你的真實身分嗎?這時瞳心裡其實是已經有喜歡弘証,想到這瞳連忙甩開這股想法

放學瞳經過操場時,突然一顆球往瞳這裏飛了過來「小心!!」等到瞳回神過來後,才發現自己被人緊緊抱在懷裡,等自己爬了起來才發現剛剛把自己抱在懷裡的是弘証「羅同學?!你要不要緊沒事吧!」瞳擔心的問弘証「恩,我不要緊」弘証拍拍身上的土說「恩,沒事」此時瞳看見弘証手臂上有傷,不小心摸到弘証傷口的血,觸動了瞳心中的傷「羅同學,你受傷了」瞳趕緊帶著弘証來到保健室,卻發現校醫不在,瞳手忙腳亂的在幫弘証上藥,弘証發現瞳看到自己的血後亂了方寸,緊緊抱住瞳說「我沒事,別擔心」瞳聽到弘証這樣說以為是追在跟自己說話,轉身一看卻發現站在自己眼前的人不是追而是弘証,推開了弘証跑了出去,弘証擔心瞳的狀況也趕緊追了出去

一路跑到勾追的墓地後瞳就把今天發生的事一句不漏的全跟勾追說「追,我不可以喜歡上弘証,因為一旦喜歡上就會忘記追了,而且弘証也不是追,我不行把弘証當作是你的替身,因為這對弘証不公平,所以我絕對不可以喜歡上弘証」並向追說自己不可以喜歡上弘証,因為一但喜歡就會忘記勾追,瞳並沒發現弘証跟在自己後面,而弘証也聽到瞳在跟追說的話,聽到瞳說不可以喜歡上自己心中有些失落感

弘証突然想到自己幹嘛因為瞳說不可以喜歡自己而感到失落,想到這弘証連忙離開,離開時轉身看了一下瞳,練舞時弘証一直都很不認真,最後大家都離開練舞室,偉晉感覺哥今天怪怪的練舞有些不太認真擔心的問「哥怎麼了?今天你怪怪的」宏正解釋著說「沒事啦,今天我有個朋友跟我說他聽到有女生說喜歡他但那女生說不可以喜歡上他所以他覺得有點失落」然後偉晉就說「哈哈哈,那哥你那個朋友一定喜歡上那個女生了,所以才會聽到那女生說不可以喜歡上你那朋友,所以才會那個失落」說完偉晉就笑著離開,偉晉跟宏正認識那麼久,所以猜到哥口中的那個朋友是說他自己,留下宏正一個人在練舞室想著偉晉剛最後所說的話【喜歡上那個女生!喜歡上那個女生!所以自己喜歡上瞳了!】

創作者介紹

雪天使

雪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