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你還好吧」宏正看到雪舞臉色有點不好的說

「我不要緊,可能今天吸收太多過去的事,有點累」雪舞搖搖頭說

「那我送妳先回家吧」宏正看著雪舞說

「正,對不起,你好意想讓我想起過去,我卻…依然想不起來」雪舞哽咽地說

「晴,沒關係,不著急,我說過我會等你」宏正安慰著雪舞

「正,謝謝你,我想看看小宇跟小念了,我跟你一起去接他們吧」雪舞看著宏正說,宏正點點頭

 

【星夜幼稚園】

「媽咪!!」小宇看到雪舞來接自己放學很開心,小念由於沒看過他媽媽,所以對雪舞有點陌生,這對雪舞有點心痛,但他不怪小念,學校老師家長看到雪舞有點驚訝,畢竟他們聽說小宇跟小念的媽媽當初死於車禍,猜想這是不是宏正的新歡,大家竊竊私語著,這讓雪舞有些難過,宏正看到雪舞這樣心中有點捨不得

「小宇、小念,媽咪今天要一起跟我們吃飯喔」 宏正不理會那些家長竊竊私語,牽著雪舞的手,要給她一點安心,叫她別理會那些家長跟自己寶貝兒女說

「媽咪真的要跟小宇吃飯嗎」小宇聽到宏正這樣說非常開心的看向雪舞,原本雪舞看到那些家長在竊竊私語地又不時飄向自己,讓她有些難過,但宏正牽住自己的手,讓她有點安心些

「對阿!」雪舞點點頭,抱起小念,或許是母女天性,小念沒拒絕讓雪舞抱,反而很覺得在雪舞懷裡很溫暖,宏正看到這樣的畫面他非常開心,帶著他們坐上車

「我們一起去超市買些東西吧」宏正對這後座的三個人說

 

【清森超市】

「媽咪要做甚麼菜給我們吃」小宇看著雪舞說

「我……」雪舞有點為難想著,畢竟她不記得宏正和小宇愛吃甚麼

「是爸爸我要做給你媽咪吃」宏正知道雪舞的為難,雪舞看向宏正向他表達感謝,宏正溺愛的看著雪舞點點頭

「媽咪,會陪小念睡覺嗎」小念坐在推車上,拉著雪舞的手說

「當然會,媽咪會陪著小念跟小宇睡覺」雪舞開心的說,小宇在一旁蹦蹦跳跳開心的

這時在他們一家後面有人偷拍他們……雪舞感到有人好像在拍他們,轉頭一看什麼都沒有,讓她有點疑惑

「晴你在看甚麼?!」宏正看到雪舞轉頭好像在找甚麼似的,雪舞搖搖頭,心想或許最近給自己的壓力太大,太敏感一些了。

他們買完菜和一些東西就往宏正家去了……

 

【宏正家】

「這裡?!」雪舞感到宏正家很熟悉又很溫暖

「我們一家人的家」宏正看著雪舞說

「我………」就在雪舞想試著想起來,小念突然緊緊抱住雪舞

「媽咪,今天真的會陪小念睡覺嗎」小念有點哽咽的說,從小就是爸爸陪自己睡覺,媽媽都沒有陪自己睡覺過…

「真的!!媽咪真的就陪你跟小宇睡,好不好!!」雪舞抱起小念,擦去他的眼淚說,小念點點頭,緊緊抱住雪舞…

「爸爸,先去煮飯,你們好好陪媽咪喔」宏正看著雪舞他們說

「我也一起幫忙」雪舞緊張的說,雖然說這是他的家,但是對失去記憶的他卻是第一次來,總得幫忙甚麼

「不用了拉,你好好陪孩子吧」宏正微笑地對著雪舞說完,就走進廚房了

雪舞陪著孩子玩了一陣子,看著宏正在廚房忙進忙出,,有點過意不去,於是就走進廚房…

「有沒有需要幫忙的地方」雪舞看著宏正說

「晴,你怎麼進來了,不用了拉,我快好了,麻煩妳先帶小念跟小宇去浴室洗個手,就可以準備吃飯了」宏正邊忙邊跟雪舞說,雪舞聽到宏正這樣說只好默默地走出去,帶小宇跟小念去洗手,洗完手後,宏正也將飯菜準備好了

「好香喔!!」小宇開心的看著桌上的菜餚說

「晴你要多吃點喔」宏正邊說邊夾菜在雪舞的碗裡

「謝謝,這一年來,你都常煮飯給孩子們吃?!」雪舞看著宏正這些年來一個人辛苦的帶著孩子,心中有些捨不得

「有時間就會煮」宏正邊吃邊夾菜給孩子

 

過一會大家幾乎都吃飽了……

「我來幫忙收」小宇幫忙把盤子端去廚房放

「我也要」小念也想幫忙,於是宏正將孩子們的碗給小念拿

「媽咪,這個我來拿」於是雪舞將手上的盤子給了小宇

「阿!爸爸,對不起」小宇一個不小心撞到宏正,盤子上還有一些湯汁,撒在宏正的衣服上

「小宇,正你們要不要緊」雪舞擔心的說

「沒事」宏正將地板拿抹布擦一擦

「正,你的衣服」雪舞看到宏正衣服有些湯汁

「沒關西,晚點我在洗一洗就好」正看到自己的衣服有點湯汁,認為不要緊

「不行,我先幫你用水清洗一下」雪舞拉著宏正到廁所幫他清洗衣服上的污垢

「對不起,我好像越用越糟糕」雪舞看著宏正衣服幾乎都被自己用溼了

「不要緊,我去換個衣服」宏正笑笑地對著雪舞說

 

就在宏正脫了衣服往房間裡走時,雪舞剛從廁所出來,好像看到宏正胸口上好像有個傷疤,那傷疤雪舞感到心非常的痛,於是自己走到宏正的房間,這時宏正剛好穿好衣服,正要將衣服拉下來,雪舞正好看到宏正胸口上的傷疤…

「晴你想參觀我們的房間喔?!」宏正看到雪舞走到房間以為雪舞是想看看自己過去的房間,雪舞沒理會宏正的話,走到宏正面前,看著宏正胸口上的傷疤

「這傷疤!!」雪舞用手撫摸宏正

「這是當初我保護你,為了證明我愛你的傷疤」宏正原本不打算跟雪舞講這傷疤的事,擔心雪舞成受不了那麼多事,聽到宏正這樣說雪舞痛苦哭了

「阿~我的頭!!」這傷疤雪舞感到太心痛,導致她的頭有強烈的劇痛

「晴!!不要緊,我不後悔保護你,若當初沒有保護你,我才會後悔,晴我願意用自己的生命來保護你,是因為你是我生命的唯一」看到雪舞這樣的痛苦,宏正捨不得的緊緊抱住雪舞,聽到宏正這樣說,雪舞抬起頭看著宏正,這時宏正突然親吻雪舞

「爸爸、媽咪,你們在幹嘛」被門外呼喊的小宇打破這令人害羞的溫度,雪舞害羞地推開宏正,走出去門外,臉紅的不知道怎麼面對宏正

「怎麼了?」雪舞還是有點臉紅的問著小宇

「小念,想睡覺了,我也想睡覺了,媽咪答應今天要陪我跟小念睡覺,所以我來叫媽咪」小宇睏倦的說,雪舞抱起小念跟著小宇走到他們的房間,陪伴著孩子睡著

「孩子們睡著了?!」宏正看到雪舞從孩子們的房間走出來

「恩」雪舞想到剛剛的事,還是有點害羞

「我送妳回家吧」宏正想說那麼晚了擔心雪舞一個人要回家會有危險

「不用了,等等孩子醒了,看不見你怎麼辦」雪舞拒絕的說

「可是,你一個人那麼晚了,等等發生危險怎麼辦」宏正還是很擔心地說

「放心,沒事的」雪舞知道那麼她還沒回家楊震天一定會派人來接她的

「好吧,你自己小心點,到家打個電話給我」宏正說完並將自己的手機號碼給了雪舞

「恩」雪舞點點頭,接過宏正給的電話號碼

「對了,晴,三天後SpeXial開簽唱會,你願不願意來」宏正突然想到SpeXial開簽唱會希望雪舞可以到現場,聽自己唱歌跳舞

「好」雪舞點頭說,她喜歡看宏正跳舞,之後雪舞就走出宏正的家

 

離宏正家不遠處停一台車,雪舞認出那是誰的車…

「小姐!」神風看到雪舞走向車子,趕緊出來

「上車再說」雪舞冷漠地說

「跟我到哪」雪舞知道楊震天不放心自己,即便自己這樣說還是會派人保護她

「到公園而已,直到稍早,老爺叫我到這裡等待小姐」神風冷靜地說

「恩,走吧」雪舞點點頭

「小姐,這是老爺的信箱裡發現的」神風將牛皮紙袋遞給了雪舞,雪舞接過牛皮紙袋並將裡面的東西,拿了出來,看到裡面的東西雪舞生氣了

「這是誰拍的」雪舞生氣的說,裡面的東西是雪舞跟宏正和孩子們去超市購買東西的照片

「杜千欣」神風邊開車邊說

「該死」雪舞火大的說,並將手機拿了起來,撥了電話

“是我,將投資在杜氏集團的資金全部給我抽回來,並讓杜氏德無法在商場生存,並將照片的底片拿回來,還有警告所有報社若有收到有關我的照片不准給我刊登在新聞上,不然我就讓它關門大吉”雪舞生氣的對著電話那頭說

“是,這些老爺都交代好了”電話那頭的人說

“恩”雪舞掛掉電話

 

畢竟那些照片傳了出去可能會影響到宏正,大家都認為小晴死了,並不知道自己只是失去記憶,所以為了不影響到宏正,只能在照片還未刊登在明天新聞裡處理掉,但楊震天早就為雪舞想到了。

創作者介紹

雪天使

雪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