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舞看到”SpeXial”上台有種非常熟悉的感覺,發現”SpeXial”的團員一直在看著自己,尤其是宏正看到自己就從台上走下來,往自己的方向走過來,手上的飲料因為緊張過度掉到地上……

「晴!!你沒死,你還活著」宏正不管身邊的人激動得緊緊抱住雪舞

「先生!!你……是不是認錯人的」雪舞因為被宏正緊緊抱住差點不能呼吸,四大護衛趕緊宏正推開

「晴!!你忘記我是誰了嗎?我是正阿!!!」宏正心痛的問

「我…我們認識嗎?!」雪舞疑惑的問,但是雪舞心中卻知道眼前這個人或許知道自己失去的記憶有關

「宏正阿!你在幹嘛,她不是小晴,她是楊董事長夫人的女兒」董姊趕緊跑到宏正身邊,因為孫尚襄跟董姊是老朋友了,當初孫尚襄去邀請董姐就有講到雪舞,董姐看到雪舞的照片非常驚訝,感覺她非常像小晴,但是聽到孫尚襄解釋後才知道她並不是小晴(孫尚襄只是解釋楊震天是在一場車禍發現雪舞,之後醒雪舞失去記憶,所以認她做乾女兒,楊震天並沒有跟孫尚襄跟雪舞說是在救護車的翻車意外發現雪舞)

「楊小姐,對不起,宏正趕緊上去表演」董姊替宏正跟雪舞道歉,之後不開心的宏正說,宏正聽到董姊這樣說只好默默地上台表演

 

「哥哥!你跑慢一點,等等不小心撞到別人」羅念晴跟在羅太宇說

「小念,你快點,爸爸的表演快開始了!」羅太宇因為轉頭跟自家妹妹說話,不小心撞到一個小姐,手上的飲料卻打翻在那位小姐的衣服上

「死小鬼,你是哪家的小孩,你知不知道我身上的禮服是多麼貴重」說話的是杜氏集團千金-杜千欣

「阿姨,對不起,我趕著看表演,才會不小心撞到你,飲料才不小心翻倒在你的衣服上,我幫你擦擦乾淨」羅太宇被杜千欣這樣兇有點害怕哽咽的說

「阿姨!!!!我今年才不到30歲,你叫我阿姨,有沒有搞錯,別用你的髒手碰我的衣服」杜千欣聽到太宇叫自己阿姨非常生氣又看到她要碰自己的禮服,用力地推了太宇一把……

但她沒注意到後面是玻璃杯堆成的飲料塔,就在太宇快撞到玻璃杯時雪舞趕緊抱住太宇,將他緊緊抱在懷裡,聽到玻璃杯破碎的聲音,雪舞發現原本應該要有飲料跟玻璃碎片在自己身上卻沒有………

 

原來在台上表演的宏正一直注意雪舞,但看到雪舞救了自家兒子太宇緊緊抱在懷中,往飲料塔撞過去,趕緊衝過去,緊緊護住雪舞和自家兒子太宇,導致飲料跟玻璃碎片都砸在宏正背後……

「你沒事吧!!」雪舞擔心的問,她張開眼睛發現,眼前的人僅僅護住自己和懷中的孩子
「我沒事!!」宏正忍住背後的痛微笑地說

「你……」雪舞這時腦中浮出一個模糊的影子流了好多血,不知道微笑的在說甚麼

「小姐!宏正!你/妳沒事吧」SpeXial和四大護衛趕緊趕過來,現場得賓客也紛紛圍到雪舞他們身邊,孫尚襄跟楊震天聽到騷動也趕了過來

「媽媽!!」雪舞懷裡的孩子抬頭看到雪舞很像自己的媽媽-小晴又因為剛剛的騷到嚇到哭了出來,緊緊抱住雪舞

「孩子,我並不是妳媽媽」雪舞溫柔的安撫太宇

「可是妳跟我媽媽好像」太宇哽咽的說

「真的很像嘛!!」雪舞問,太宇點點頭,此時雪舞轉過去看到宏正背後流了好多血…

「你留了好多血,還說沒事,神風神雷扶他到貴賓室叫醫療小組過去看看,冷月帶著孩子也給醫療小組看看」雪舞看到宏正背後流了好多血,交代自己的手下扶宏正去休息順便幫他看傷口

「小朋友,你跟著這位姊姊走也一起去給醫生叔叔檢查看看」雪舞轉身過來對著太宇說,太宇點點頭,拉著自家妹妹跟著冷月走

 

「妳為甚麼推一個孩子」雪舞將事情安排好,開始處理事件發生的人

「是他的髒手要碰我的禮服,我只是輕輕地推他而已啊」杜千欣因為事情發生得太突然他太害怕了,又面對雪舞質問的語氣,為了掩飾自己的心虛,大聲地說

「輕輕推,輕輕推哪有可撞到桌子,妳騙誰啊」雪舞不開心生氣的說

「妳算哪根蔥,趕在這裡質問我,哼!!」杜千欣看到雪舞穿的並不是多麼豪華的服裝,以為雪舞只是普通的千金小姐…

「千欣,我只是去一下洗手間出來就聽到妳的聲音,是誰讓我的寶貝女兒受委屈」說話的是杜氏集團的董事長,也是杜千欣的爸爸-杜氏德

「爹地,妳看她,就是她在質問我,也不想想自己是哪根蔥」杜千欣看到自家爸爸出來了,趕緊將雪舞讓質問自己的事跟杜氏德說

「妳………楊小姐,對不起,小女是不是給你們惹得什麼麻煩」杜氏德原本想給自家女兒出口氣,卻發現女兒得罪的卻是楊震天的千金-楊雪舞,雖然說楊雪舞並不是楊震天的親生女兒,但是楊震天非常疼愛楊雪舞,而雪舞在商場上也非常有名,得罪雪舞比得罪楊震天還要慘……

「爹地你…」原本認為杜氏德出來會幫自己,杜千欣沒有到自家爹地會眼前這位看不起眼的人那麼鞠躬盡瘁般

 

「雪舞,你沒事吧!」孫尚襄原本想出來幫雪舞的,但是被自己的丈夫阻止忍到現在

「爹地,媽咪你們怎麼過來了」雪舞看到楊震天跟孫尚襄出聲感到非常驚訝,她知道自己爹地個性

「人家爹地都出現了,難有我這爹地還有躲著的道理」楊震天霸氣中的言語帶點疼愛

「楊董,這是個誤會」杜氏德陪笑的對楊震天說,杜千欣看到楊震天出現非常吃驚,聽到雪舞叫楊震天爹地她不敢相信,楊雪舞竟然楊震天的女兒…

「爹地,女兒想到,最近公司資金好像不是很夠發給員工當獎金,我記得你投資杜伯伯公司資金還滿多的,那全給他挪回來當員工獎金好了」雪舞挽著楊震天笑笑地說

「恩,這主意不錯」楊震天知道自家女兒在打甚麼主意就配合著她

「震天兄你全挪回去,那我公司怎麼辦,別這樣啦」杜氏德聽到雪舞跟楊震天的話嚇到臉色蒼白,畢竟自己公司有一大半的資金是楊震天投資的,如果全都抽回去那他公司還要不要開……

 

「小姐!小姐」冷月氣喘吁吁的跑了過來

「發生什麼事了,跑得那麼急,正發生什麼事了」雪舞看到冷月跑得那麼急緊張的問,沒發現到自己卻很親密得叫宏正,正

「醫生看完了說他………他」因為冷月跑得很急,說話還有點上氣不接下氣

「算了,我自己去看他」雪舞擔心宏正聽到冷月這樣說,心想是不是發宏正發生什麼事了,要自己親自去看看
「如果他發生什麼事,我不僅會抽回在你公司的資金,也會讓你無法在商場立足」雪舞冷漠的對杜氏德說完就趕緊往貴賓室說,聽到雪舞這樣說杜氏德嚇出一身汗了,往楊震天方向看過去

「我會幫她的」楊震天冷漠地說完牽著妻子也往貴賓室說

「震天啊!你看雪舞的過去會不會跟那團體有關,尤其是叫宏正的」孫尚襄擔心的說

「你放心,就算雪舞恢復記憶也不會不要我們的」楊震天知道自己妻子在擔心什麼,但也了解雪舞不是那種忘恩負義的人,安慰妻子的說

創作者介紹

雪天使

雪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